【文章節選】開BLOG文 (TAG:青黃/狡常)

作為開BLOG文(?) 整理一下自已以往的文章。
其實點開file時自己有嚇了十跳.....太多吐糟點了www
-------------------------------------------------------

《青黃(商品節選)》

  「小青峰,我喜歡你。」
  某天假期,黃瀨一如以往約了青峰逛街的時候,漫不經心的道出了自己的心聲。

  「那,交往吧?」
  聞見最親近的男性朋友的表白,青峰臉上毫無詑異的表情,反而帶點玩味的勾起了嘴角,露出壞心的笑容。

  這就是倆人由普通好友發展至情侶的轉淚點,並沒有什麼特別,感動點之類的。

  「四十一天。」黃瀨看了看手機屏上的電子月曆,然後會心微笑,若是被正處於青春期的少女目睹這位美男子銷魂的笑容,應該會激動得尖叫吧——此刻黃瀨正從容地靠在鄰近桐皇高校入口的牆壁,他今天以一身藍白色系的衣裳配搭著吊腳的深藍色褲子,使本身身材優越的黃瀨看上去更為修長,金色秀髮看上去也別有用心的整理過,遠看起來就像是為見久違的戀人而悉心打扮。

  「等很久了嗎?」熟悉的磁性聲音在黃瀨的耳邊響起,中斷了黃瀨漫長的思緒,抬頭看到滿身水珠的青峰,淺灰色的裇衫因為沾上了汗水而變得有點透,青峰強壯的胸膛若隱若現的浮現在黃瀨的視線之中,使黃瀨害羞得別過臉去,黃色的頭髮完全不能為他通紅的耳根作掩飾。

  青峰把一切都看在眼內,嘴角淺淺的勾起好看的弧度,欲伸手撫摸黃瀨的頭,可是卻收回了,然後在背包裡翻出深色的外套穿上,道:「剛洗完澡,想到你在等便出來了,不要太在意。」——這教我如何不在意啊……黃瀨在心中吶喊著,卻督見青峰未拉好拉鏈的背包看到了一堆信件,和自己平時從女生手中收到的情書相仿,想到這裡,黃瀨的心用力揪了一下。

..............................................
《再見(商品節選)》(Psycho-pass/狡常)

  把手從鍵盤上挪開的時候,常守下意識地看看空盪盪的辦公室,帶著苦澀的表情,眉頭稍稍皺起的道:「今天也是只剩下我一個呢。」
  她看一看手腕上的新式智能錶,發現夜已深,於是匆忙收拾一下檯上密密麻麻的文件,紙張書本的摺疊聲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裡引起了迴響,此時常守的內心亦如沒人的辦公室一樣寂寞,現在已經二十五歲了,每天就只有不斷重複著文件處理的沉悶工作,交往的對象一個也沒有,不過使她悸動的心儀對象倒是曾經有過,但也是五年前的事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五年似箭的過去了,她自身也改變了不少,唯獨偶爾腦海裡會泛起那個她曾追隨過的人的臉──狡嚙慎也。

  常守拿起了放在椅背的西裝外套,準備步出辦公室,拿著外套的手背上的傷痕見證着這五年度生活的改變;五年了,自從狡嚙為前下屬復仇雪恥,成功解決了槙島之後消聲匿跡,第一分隊的成員也在一段日子之後各散東西,常守則是因為色相產生了變化而被迫更改工作崗位──這一切都沒所謂,常守最關注的,依然是狡嚙的去向,每次想起,常守的胸口就會隱隱作痛,因為自己的心一早已被這位威風凜凜的執行官奪走了。

  神經大條的常守就這樣毫無防避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愚鈍得完全察覺不到危機的接近,一名魁梧大漢向她突然走近,頭頂上的帽子絲毫掩蓋不了他的邪念,只見他手握住既鋒利又小巧的刀片,舉起手準備向常守揮去!──「常守!躲開!」那把熟悉又陌生的聲線把常守從回憶裡拉回現實,此時,角度裡跑出一個黑影,然後替常守挨了一刀,魁梧大漢露出了像瘋子一樣的神情,準備再次襲擊二人。

  「快走!」突然冒出來的狡嚙伸出了染血的手,催促常守快點離開,常守原本帶點驚愕的神情,在看到狡嚙的瞬間轉化為堅信和肯定,毫不猶疑的牽著狡嚙的手逃走。

..............................................

>>>
以上兩篇是去年年尾左右(?)臨急爆出的三千字內文章、最後印成了一張張神奇的文紙商品
現在看回、覺得好爛啊 OTL、劇情也進展得太快了吧?!
更何况用詞有點怪......恥恥的過去(?) <--現在也寫得好爛.......。

其實早在這兩篇之前(?) 有寫過一篇超中二的赤黑文、但......(省略)

下面是上個月的作品、產量神低wwwww

..............................................

《青黃文》


  有時候,放手可能會比盲目堅持更加適用於我們身上——我們現在的關係就有如繃緊的弦,雙方對於彼此的感情固然牢固,可是踏入人生另一個轉捩點,不論事業抑或是年齡也處於顛峰狀況的戀人們,視線之中不能再像年青時一般只容納對方。

  「涼太,何時帶女朋友給我們看?」——偶爾會收到不知情的親戚朋友如此的問候,每逢這種時候,黃髮的男子總會稍微低下頭,以最完美的角度展示自己那副略顯憂鬱的神色,抿抿嘴唇,帶點玩味的勾起嘴角回應道:「不知道呢。」

  那雙黃色的眸子每次總是在濃密的劉海底下透露出主人低沉又苦惱,甚至痛心的思緒。面對他人頻繁又尖銳的提問,表面上好像平平無奇的臉孔,事實上早已在黃瀨心底之中刻下無法磨滅的烙印,一直成為這位美男子長年累月的隱憂






  ——他怕哪一天只需輕輕的用指頭一戳,血便會從破裂的傷口濺出。

  儼如潛意識般,那份困擾漸化為惡夢,不時在夜深時候侵襲黃瀨的內心。






  熟悉的環境環繞住站在籃球場中心的陽光少年,一身黝黑皮膚的他正穿著迷彩背心,伸出自己的手臂將籃球拋向籃框。
  猛烈的陽光正毫不留情的發光發熱,配上掛在天空之中的白藍雲彩,夏天的氣息正一點點地蔓延。儘管天氣酷熱,亦無損酷愛籃球的他自娛的雅興。

  「小青峰!我們來one on one吧!」
  激動的聲音自遠處響起,以親暱的語氣向少年投下挑戰書,只見一名身材高的金髮少女從小路跑來,伴隨住急促的腳步聲,彎起的手臂在不停前後擺動。

  「又來了啊。」
  雖然話語帶點不耐煩,但青峰的嘴角不其然的向上揚起,轉身以帥氣十足的笑容迎接眼前這個金髮尤物。

  「真是的,都交往一星期了啊,怎麼不叫人家名字。」
  少女從裙袋拿出了髮圈,伸手把一襲捲曲的金髮捆成馬尾,凌亂的頭髮頓時被整理好,少女的臉龐顯得更加清晰,高挺的鼻子加上細長的眼睛以及濃密的眼睫毛,壓根兒不比外國名模遜色,可是注視得久了,就會對這樣的臉孔產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

  聞見少女的抱怨,青峰一步一步的向少女走去,伸出了寬大的手抓了抓少女的頭髮,稍稍把臉蛋貼近少女的臉孔,微微的張開嘴唇吐出溫熱的氣息,以低沉磁性的聲線輕輕的呼喚眼前人:「怎麼了,涼太?」——喚起了那個熟悉的名字。




  從虛幻之中甦醒,黃瀨張開了視線模糊的眼睛,被汗水沾濕的背心正緊貼在黃瀨的胸膛。露出了勻稱的線條,白皙的肌膚透過背心若隱若現。

  被怪誕的夢撥亂了心弦,眉頭不自覺的皺起來,不安心情漸漸的湧上心頭,抬頭望向玻璃窗,可見漆黑的夜空上閃爍住零星瑣碎的星塵,以及自己瘦削的臉孔不清晰的反映在玻璃之上,在這寂靜的空間之中,不爭氣的眼淚悄悄地從眼眶流下,經由臉頰溜走化成淚花。

  在夜深人靜的夜裡,稍微表現一下軟弱的一面,也不過分吧?


  邁向中年的倆人在事業上了軌道之後少了交流,正在忙於訓練新一代籃球猛將的青峰教練,以及踏上模特兒事業顛峰的黃瀨經常因為事業的拼搏而相隔異地,可是對於彼此的渴求以及情誼並沒有因此而減退,與年少時相比之下,倆人之間多了一份信任和深切的羈絆,因為深知道自己對對方感情的重量,那份羈絆隨著歲月不停地變得更深刻,更穩定。

  難得地向經理人請了假,獨自一人在工作之中的空檔裡,走到了偏僻的咖啡廳,戴著墨鏡喬裝的他正翹起修長的雙腿坐在咖啡廳近窗的位置,以纖瘦的手指拿起剛點的特濃咖啡,苦澀的味道刺激著舌尖上的味蕾,一般人受不了的飲料最近成為了黃瀨的摯愛,大概是因為過去這些年以來所品嘗到的各種甜酸苦辣吧,如今這難以入口的苦味咖啡正從喉嚨漫延至身體負責飲食系統的器官,那種在身體之中流動並且擴散開去的苦澀,每分每秒的提醒著自己過往的種種,以及面對各種困惑應保持謙實的態度。

  ——尤其是在迷惑的時候,他更喜歡喝。

  望向窗外,本應蔚藍的天空透過墨鏡的過濾,蒙上了一層灰色的薄紗,窗外正飄下細密的梅雨,隱約的反映了黃瀨的內心。

  此刻窗外出現了一對撐著紅傘的情侶,在狹小的傘子下,男方緊緊地摟住嬌小的女生,倆人在雨中踏著急促的腳步走進咖啡廳,臉上流露出幸福的表情,如今的光景不經意的喚起了最近每晚都纏繞著黃瀨的惡夢。
  在休憩期間憶起惡夢中的片段,黃瀨眉頭輕輕的皺起,在墨鏡底下的眼眸亦緩緩被落下的眼簾遮蓋了一部分,潔白的牙齒不自覺地用力壓向自己薄薄的下唇,深遂的瞳孔反映不了他此刻的心情。

  藏在褲袋之中的智能手機,突然傳來了連綿不斷的鈴聲,打亂了黃瀨的思緒。





  「涼太,我回到日本了,今晚要見個面不?」
  電話裡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在大氣電波之中為自己帶來了一點點的安慰。

  「嗯,小青峰歡迎回來,一會兒我去你的家吧,我今天難得的休假了。」
  為了讓嗓音聽起來不那麼憂傷,黃瀨生硬的揚起了嘴角,竭盡所能的綻起笑容。



  在回到公寓的時候,看到了心愛的人正在為自己收拾房間,心頭馬上泛起一陣陣漣漪,溫熱的感覺從左胸腔不停漫延。

  ——有人等自己回家的感覺真好。
  青峰眼見自己的戀人正專心致志的打掃,此刻他腦海正盤算著要壞心眼的嚇一嚇他。
  掂起腳尖走向黃瀨的青峰活像童心未泯的大男孩,寬闊的肩膀小心翼翼的縮起來,靜悄悄的走向黃瀨。

  「嗚呀!——」青峰在黃瀨身後展開了黝黑的臂彎,強而有力的手臂一下子抱住了黃瀨,面對如此突如其來的擁抱,黃瀨嚇得叫了起來,一方面久違的身體接觸靠近得幾乎聽到青峰的氣息,他那緩緩呼出的鼻息正一點點的刺激黃瀨的感官,紅暈遂現在黃瀨的臉頰上。

  另一方面,親暱的動作自然的成為了倆人的催化劑,青峰移動自己強壯的手臂,溫柔的為黃瀨褪去上衣,露出白晢的肌膚,黑白肌膚的交融正在激情的磨合,坦誠地面對彼此的身體,黃瀨頓時再次意識到一個不可動搖的事實。

  ——自己並不是生為女子,不能夠和身為男性的戀人進行真正的交配,更別妄想要組織家庭。
像是自我厭惡一的,黃瀨停下了動作,垂低了頭,淚水像是崩壞的河堤一般湧出,啜泣聲悄然傳出,同時也把枕邊人嚇呆了。

  「對不起,太快了?」
  青峰小心翼翼的探頭問道,伸出了手輕輕拭去黃瀨的眼淚,臉上流露出擔心的神色。

  「我們……分手吧。」
  堅定的神緒在黃色的瞳孔之中表露無遺。

>>>>>>>>貼了一半wwwww節選完畢(巴

發表留言

Secret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